烟雨青木川——西安医学院登山协会宁强行
来源:工会 作者:工会管理员 点击数: 发表时间:2016-06-05 17:36:58
字号:

(工会)车子抵达青木川的时候,时针指向下午两点钟,然天色已有些近黄昏的朦胧了。一行人找着“西安医学院登山协会”的旗子,吵吵嚷嚷的下车了。

八九个小时高速上的摇晃,我兀自朦胧着。然而,有人马上热情的上来打招呼,他抚摸着我的头发,拥抱还不够,接着竟狂吻起来!是风!

原来青木川的风才是撩妹的高手,头发早已经禁不住诱惑,巧笑着飞了起来,风却更加张狂了,倒鼓动起头发来,怂恿她和他一起跳舞。头发便蠢蠢欲动了,呵,这个不知矜持的姑娘,我伸手压了压头发,然而,她的热情已经被点燃,左右手都不够用,她热烈的回应着风,他们两个就公然地在耳畔拥抱、热舞、飞扬。好吧,这一头平时柔顺此时狂热的头发,我索性不去管她,然而,除了让人羞赧的啵啵的声音外,他们激吻的口水竟也溅到了我的脸上,凉丝丝的,还带了些许甜甜的味道!

被风和头发噪醒的青木川,正是一抹雨烟!

悬挂着“青木川古镇”匾额的门楼,青色的瓦红褐色的门柱,在烟雨中显得神秘而恬淡,只有两边点缀着的两串红灯笼,突兀着鲜艳,像水墨画上不小心滴上去的颜料。

跨进门楼,新街略显空旷的街道中间,间隔放着几个古色古香的门框,稻草的门顶、油漆斑驳的门板在烟雨中静静的伫立,一下子有了古朴、肃穆的宁静。青石板的街面湿漉漉的,有“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”踯躅前行,是绝好的江南水墨画面,只是那伞的颜色与檐下的红灯笼一样,给这清清淡淡的画面来了一抹浓艳。两边的房屋大抵为三四层的楼房,木质的门脸挂着“酒肆”“住店”样的旗子。褐红雕花的木板门前,wuli仲基老公正展开迷人的微笑,招呼我们进店去吃农家菜,唉,果然太帅的老公让人操心哪,不知何时又穿越到了这里!

通往魏家大宅的林荫道葱葱郁郁,错过了花期,叶子在雨水的洗涤下,愈发葱绿而鲜嫩。长长的林荫道,几乎被弓形的植被覆盖严实,只有脚下的石板泛着青光。透过叶子的缝隙,两边正是人家屋后的菜园,一畦畦碧绿的青菜整齐而可爱。

魏家大宅青砖素瓦、白墙褐窗,宽敞的会客厅、森严的器械间、古旧的书房,一代枭雄爽朗的大笑似乎还在梁间萦绕;精雕的窗棂、细刻的门楣、刻意的布局,导游绘声绘色的典故,宁西土豪运筹帷幄、繁花似锦的生活放佛刚刚落幕。

飞凤桥的那端是回龙场老街,除了沿街房子矮小一些、街道逼仄一些、最为喜欢的是街边那一汪溪流,水流有些急,清澈见底,有妇人半坐着浣衣。满街散发着刚出锅的核桃馍的香味,酥甜略带涩味,看来是正宗的核桃做的。古色古香的“荣盛魁”旱船屋,揭开蓝印花的门帘,真是别有洞天,一下子将刚才安静的街道和那个烟馆、茶馆、宾馆、酒楼、饭店,店铺林立、商贾云集、熙来攘往的繁华盛世连接了起来。掐指算来,不过百年,那呼风唤雨、轰轰烈烈的人和事,就都淫没在了这烟雨蒙蒙之中,只留下街边三两个闲坐人的谈资,或者我们这些路人甲乙丙丁的一番感慨。其实,所有的所有,最终不都是会融入时间的云烟里么!那么,还有什么,不能放下?

缠绵够了的风和发终于安静了下来,慵慵懒懒的躺在了肩上。甜丝丝的雨并没有要停歇的意思,不紧不慢、若有若无,将远山、近树都笼在烟雨蒙蒙之中,山窝里的一朵云,悠悠的躺着,不管世事纷争变迁,放佛从古以来就一直在那里,一直那么悠闲!

 

古镇美景

 

古镇美景

 

古镇美景

 

古镇美景

 

古镇合影

 

Copyright©2013-2018 www.xiyi.edu.cn 联系电话:029-86177361 传真:029-86177362

地址:西安市未央区辛王路1号 邮编:710021 备案号: XA12275